所以,我也尽量不做太多评论,只是从旁观者,以吃瓜群众的角度,梳理一下最近的一整个时间线,让你们可以更清晰地明白,“哈利波特”世界在最近一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大新闻。

事情呢,还是要从“哈利波特”系列的作家 J.K.罗琳 讲起。

从上个月7日开始,这位哈利波特魔法世界的创造者,便陷入了一场巨大的言论危机当中,而这一切,都要从一条推特讲起。

6月7日,J.K.罗琳看到了一篇标题写着“来月经的人(people who menstruate)”的文章(总标题为《为来月经的人,创造一个更平等的后疫情世界》)。其中内容通过“会来月经的人”、“女性及非二元性别者”等词来表达了对LGBTQ群体的尊重。

这本是一篇半科普的文章,提醒大家在疫情期间,仍然要用经期的卫生用品,关心弱势女性群体的生活境遇和性别平等问题。

我确定应该是有个什么称呼来形容这个群体的,谁来帮我回想一下,那个词叫什么来着——是㚢的?女能?还是吕仁?” (注释:本应为女性 Women,但是她有意做了几个变形)

因为将来月经的人划等于女性,是直接在否定跨性别者的存在。而句子中掩不住的嘲讽更是激怒了LGBTQ群体,也惹来一波反性别歧视的网友留言炮轰。

他们谴责J.K.罗琳恶意歧视变性者,还翻出陈年往事,指责她不仅针对跨性别群体,还把他们排除在了“女性”的身份认同之外。

这又要车轱辘回到去年年底。当时,在Twitter上因一件司法案件引发的大型“

TERF是Trans-Exclusionary Radical Feminist(拒绝跨性别的激进女性主义)的缩写。它的主张则是“跨性别不能真正地改变生理性别、跨性别女人也无法真正经历生理女人的身体经验(比如月经和怀孕),因此不能也不应该参与女权运动”。

本来这个思想没什么,但是右翼会把这种“擦边”的视角,作为打击跨性别群体的语言武器,故而引发众怒。

最为简单的,当初的一切起因,其实在于英国税务专家、前国际知名的智库“全球发展中心”(CGD)顾问玛雅(Maya Forstater)因为在公司发表了针对跨性别者的批评而被接到不再续聘的通知,她觉得受到了“言语审查”的不平等待遇而向法院寻求救济,结果最终却败诉。

这个事情前前后后浪小雨也小,没什么好让人关注的,可因为J.K.罗琳的头铁力挺,一场就“跨性别言论”的舆论大战就此而发。

”末尾的tag「#IStandWithMaya」直接表态与玛雅站在同一边。

又因为2018年,J.K.罗琳追踪几个反跨性别的帐号、还点赞支持一则羞辱跨性别者“是穿礼服的男人”的推文。

而这次引发网友群起围剿的真正大爆发,还因为,J.K.罗琳自己后来为自己辩护而发的一系列“澄清”图文——

“在过去三年我花了许多时间在阅读跨性别、医疗专家,以及性别专家所撰写的书籍、博客,以及科学文献。我知道之间的差别。当有人有着不同想法时,千万不要假设他们没有知识。”

“如果性别不是真实的,那么哪来的同性吸引呢?如果性别不是真实的,哪来全世界女性的真实存在?我理解也爱跨性别的人,但抹去性别概念,只会扼杀掉人们真正去思考性别的意义的能力。我只是站出来大声说出真相,这并不是憎恨。”

“我的生命与生活经验,都是在女性身份下所塑造而就的,我不认为我这样说是在制造仇恨。”

“我十分尊重每一个跨性别者,他们有权去过他们喜欢的生活,只要他们自己确信这样,并对此感到舒适就好。如果你因为是跨性别者而被歧视,我也会支持你;但同时,我是作为女性而生活的。我不相信我这么说是可憎的。”

她声称自己“数十年来一直对跨性别者感同身受”,并称有关她讨厌跨性别者的指控“一派胡言”。

然,到这里,请注意,在英文里sex和gender都被用来描述性别。可sex(生理性别)其实是依照每個人生理構构造而区分成男性或是女性,所以广义上大多使用“文化与社会行为所定义”的gender(社会性别)来代指性别。

然而,这正是跨性别人士性别认同基础的底线,故而在网友眼里就是她在明晃晃地质疑生理上的性别,歪曲关于性别认同(gender identity)的事实,曲解跨性别者。

至此,一些有影响力的外媒也纷纷发文,客观论述J.K.罗琳传播“反变性的错误信息”。

。”可J.K.罗琳似乎全然不觉,继续扛旗。当有网友提问 , 是否承认她是 TERF 时,她做出了如下回应。

看到J.K.罗琳把“女权纳粹”、“TERF”、“臭婊子”、“女巫”放在一起相提并论,并哀叹“你看,时代再怎么改变,仇女的言论是亘古的”。

网友彻底怒了——他们认为,TERF这个词本来就不是拿来骂人的话,你竟然把他们混为一谈?

一滴油,浇在未灭的火苗上,窜出了直冲天际的火光。许多喜爱《哈利波特》魔法世界的粉丝,对这样的J.K.罗琳备感失望。

火光之中, GLAAD讽刺道:“在找夏天读的书吗?《波西杰克逊》(知名美国奇幻小说)的作者Rick Riordan就没有跨性别恐惧症。”

记录月经周期的APP“Clue”官博也跟帖道,“使用中性语言,是为了要摆脱并超越‘

’,这样单纯以生理构造作为界限与标记的枷锁。女性主义者也曾经因为想要改变性别歧视用语而被大肆嘲讽,但现在没有人会说‘fireman’,而会说’firefighter ’了不是吗?”

英国两性作家麦柯尔(Beth McColl)也自揭隐私地公开反击:“搞笑了!我从2017开始月经就没来了;要照你这么说,在我能魔法召唤月经重现之前,我作为一个女人的身份就被强制暂停了吗?”

作为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的出品方,华纳兄弟(Warner Bros)针对罗琳的言论,发表了一份声明。

“ 华纳兄弟在包容性方面的立场十分坚定,我们希望能够培养多样性、包容性的文化。 ”

“我们珍视故事创作者,但也充分意识到:我们有责任去培养同理心,倡导人们对所有群体的理解,尤其是那些和我们有内容合作的人。

有哈利波特IP的环球主题公园及度假村(Universal Parks & Resorts)也表示:“我们的核心价值观包括多样性、包容性和尊重。欢迎任何人来这享受时光的地方。除此之外,我们不予进一步置评。”

官方的声明大多圆滑周到,不会得罪任何一方。可“哈利波特”的演员们,在之后也开始表态了,这时候,事情愈演愈烈。

“任何与之相对的声称论述,都会抹煞了跨性别族群的身份认同与自我尊严。”“我们需要做更多来支持他们,而不是作废他们的身份认同,不是继续伤害他们。”

“我真的希望,你们没有因此失去了这些故事带给你们的珍贵感受。如果《哈利波特》教给了你们爱是能够战胜一切、全宇宙最强大的力量;如果它教会了你们力量唯有在多元之中才得以找寻、而教条式的纯粹只会带来对弱势族群的压迫;

如果你相信其中某个角色是跨性别、非二元性别、性别流动者或同性恋者;如果你发现这些故事,在你生命中的任一时刻,与你产生了共鸣与鼓舞——这就是你与这本书之间的神圣连结。”

饰演赫敏的艾玛沃森(Emma Watson)也发推特力挺跨性别者:“

而其实,早在2018年,她就曾经发推特,以照片的方式,表达过自己对跨性别人士的支持。

同时,伦敦舞台剧版《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中饰演过赫敏的女星诺玛杜梅雯妮(Noma Dumezweni)以“亲爱的Jo”开头,列了一堆跨性别者,让她去查维基百科。

“金妮”饰演者邦妮怀特(Bonnie Wright)发声“跨性别女性也是女性,我看到了你,我也爱你。”

“珀西韦斯莱”饰演者克里斯兰金(Chris Rankin) 是一位坦率的LGBT+支持者,也是“基督之家”(一个支持酷儿青年的虚拟社区)的创始人。

“罗恩韦斯莱”饰演者鲁伯特格林特(Rupert Grint)也发声:“我坚定地与变性群体站在一起。变性女人是女人,变性男人是男人,我们应该用爱生活,而不是用批评。”

神奇动物系列主角“小雀斑”埃迪雷德梅恩的身份其实更加复杂,毕竟他自己就曾在《丹麦女孩》出演过跨性别者。

他直接对Variety杂志说“作为一个既和JK罗琳合作过,又和变性群体合作过的人,我想表明我的立场:

“尊重跨性别者是一种文化需要,多年来我一直在努力不断地教育自己,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

“跨性别女性是女人,跨性别男性也是男人,非二元性别是真实存在的。我并不是想代表这个群体发声,但我知道,我身边的跨性别者朋友们对不断质疑他们身份的声音已经感到厌倦和疲惫了,因为这种质疑常常也会导致暴力和虐待。他们只是想平静地生活,现在是时候放过他们了。”

为了澄清自己的立场,并解释自己有当今观点的溯源,6月10日,J.K.罗琳再度发了千字长文,为自己谈论变性问题的权利辩护,解释了她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复杂原因,并自爆曾遭受家暴和性侵犯的痛苦细节。“

“我20多年来一直受到公众关注,从未公开谈论自己是一个经历家暴与性侵的受害者,这并非因为我对于亲身遭遇感到羞愧,而是因为重新审视与记忆那一段过去令我感到痛苦。我认为必须保护我的女儿不受第一段婚姻的影响,我也不想当唯一诉说这段遭遇的人,毕竟女儿也遭受到伤害。

但是不久前,我问她,如果我公开坦承我人生经历过的那部分回忆,她会感觉如何?她鼓励我继续前进。我现在提这些事情并不是为了获得同情,而是出于声援有过像我一样处境的众多女性,因为对单一性别空间的担忧,而被嘲讽为歧视者。

现在是我所经历过最厌女的时期。在1980年代,我曾想像我未来的女儿(如果有的话)能过上比我以前还要好多的生活,但是现今女权主义受到抨击、网路文化充斥色情,我相信对女孩们来说,事情变得更糟糕。我从未见过女性被贬低、非人化到现在这种地步。”

到这里,似乎J.K.罗琳用她最为擅长的文字打了一波“共情”牌,可却阻止不了“恐跨性别者”的言论在网络蔓延发酵。

随着平权运动的漩涡愈来愈大, J.K.罗琳的热点 也 持续 发酵。 除了被指歧视跨性别者,她还被指认有歧视亚裔的嫌疑。在《哈利波特》里,唯一的东亚角色,名字叫秋张(Cho Chang)。网友指出,这个名字,与亚裔种族歧视短语 ‘Ching Chong’(中国佬)发音类似。

也许名字只是巧合,但秋张的人设却似乎把J.K.罗琳锤得死死的。她直接跌进了热搜的坑里。

网友们吃瓜、挖瓜、反击,忙得不亦乐乎,J.K.罗琳也没闲着,她并没有对自己的信仰保持沉默。 在周日(7月5日)的Tweet上,她喜欢了一条比较激素处方和抗抑郁药的推。这条推特写道:“是的,它们有时是必要的,是救命稻草,但它们应该是最后的手段。对于那些宁愿吃药也不愿意花时间和精力去治愈心灵的人来说,纯粹是懒惰。”

为了澄清她的立场,罗琳随后用11条推特讨论了心理健康和跨性别群体,陈述了她对激素疗法的担忧。

罗琳写道,她自己也曾使用抗抑郁药来对抗“强迫症、抑郁和焦虑”,并且认为“健康专业人士担心,患有心理疾病的年轻人会被迫使用激素和手术,而这可能并不符合他们的最佳利益。”

她继续比较了荷尔蒙疗法和同性恋转化疗法。变性人通过荷尔蒙疗法使自己的身体更接近自己的性别认同。同性恋转换疗法指的是试图通过心理或精神手段改变性取向的不受信任的做法。

她说,包括她自己在内的许多人都认为,他们“正在看到一种针对年轻同性恋者的新型转化疗法,他们正走上终身医学治疗的道路,这可能会导致他们失去生育能力或性功能。”

她澄清说,“就像我说过很多次的那样,过渡可能是一些人的答案。对其他人来说,它不会——看看变性人的描述就知道了。”

就此,跨性别人士、模特 门罗波道夫(Munroe Bergdorf)回敬了罗琳的最新消息,称罗琳没有“

”和“对LGBT人群的威胁”。YouTube上颇具影响力的人物Nikkie de Jager在推特上写道“……想想我是哈利波特的粉丝。你真是个耻辱@ jk_罗琳。你不知道你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你真丢脸。”

活动家兼作家夏洛特克莱默(Charlotte Clymer)也加入了讨论,她在推特上说,罗琳将激素疗法和转化疗法进行比较,“暴露出她明显忽视了跨性别者的意义,以及为获得救命的医疗而斗争”。

期间,罗琳与斯蒂芬金的矛盾最扯淡。罗琳在6月28日发推特表达了对斯蒂芬金的喜爱之情,甚至达到了新的高度。

随后,罗琳删除了之前夸赞斯蒂芬金的推特,还取关了斯蒂芬金。

而一切的高潮,发生在前天——美国两家最大的哈利波特粉丝网站MuggleNet(《麻瓜网》)和TheLeakyCauldron(《破釜酒吧》)联手发表声明。因J.K. 罗琳上个月针对跨性别群体的言论,与《哈利波特》书中以及粉丝群体所提倡的包容性价值观产生冲突,而为了一直恪守提供一个让所有人都感到受欢迎的安全社区的理念,

他们在声明中说:“我们的立场是坚定的:变性女性就是女性。变性男人就是男人。非二进制的人是非二进制的。双性人是存在的,不应该被强迫生活在二元的状态中。”

这两个粉丝网站在Facebook上共有100多万粉丝,他们坦言,这两个粉丝网站在Facebook上共有100多万粉丝,现在发声反对自己仰慕很久的人很不容易,他们也知道,不使用平台来抵消罗琳造成的伤害更是错误的。

“虽然我们不能原谅罗琳因为发表她对跨性别者的看法而受到的虐待,但我们必须拒绝她的信仰。”

至此,持续一个多月的罗琳事件暂告一段落。当然,从现在的情况看,谁也无法预测,接下来,双方还会抛出哪些观点。

这似乎也成为互联网论战的常态,大家各有各的观点,但似乎谁也无法说服谁,反而让彼此的裂痕越来越深了。

坦白说,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整个事件的发展,多少让人觉得有些无奈和痛心。

最后,还是用哈利波特饰演者丹尼尔雷德克里夫上面的话为今天的文章做结吧。“

如果它教会了你们力量唯有在多元之中才得以找寻、而教条式的纯粹只会带来对弱势族群的压迫;

如果你相信其中某个角色是跨性别、非二元性别、性别流动者或同性恋者;如果你发现这些故事,在你生命中的任一时刻,与你产生了共鸣与鼓舞——这就是你与书之间的神圣连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